夏日祭的苹果糖

懒洋洋的日常+奇怪的冲劲和激励方式
拼尽全力做自己喜欢的事w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上)

这位太太的作品 一如既往的好到爆炸 用心体会

北都:

一年前,500fo点文的时候,我答应王乐安太太给她写个西幻 @王乐安 


然后我就忘了(。


搞了个胡说八道的伪科幻谢罪,希望在一年的期限内写完!保证!(被打死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王不留行


 


 


01


 


敬启:


 


旅行者,您好,欢迎进入微草星系。


 


我星为独立行政单位,暂不接受外来飞船入港。如需帮助,请打开通讯设备呼叫我星,代号:‘王不留行’。重复一遍,代号:‘王不留行’。


 


祝您旅途愉快,夜安。


 


 


02


 


叶修甩着手上舰长帽走进联盟大厅的时候正巧碰到张佳乐出来,后者一脸旅途疲惫,一看就是刚下船。叶修冲他扬了扬下巴,张佳乐没精打采挥手,走近的时候差点没瘫在他肩膀上。


 


“老叶啊!”霸图号新上任没多久的大副一胳膊架上他脖子,“天道好轮回,下一波任务总算摊到你们头上了?”他咂嘴,叶修把他暗里使劲儿的手肘拨开,“可不是,再休假我船可就真要生锈了——你打哪儿回来?”“百花。”张佳乐说,眉宇间闪过一丝忧郁,叶修瞅着他,“难怪,”他意味深长,“船身被砸出几个窟窿?”


 


“闭嘴。”张佳乐没好气。“本来想低调行事,快出星系的时候被小远侦查到了,一帮人举着量子炮在后面跟着追——还好老韩果断,直接调头进旁边微草躲了阵儿,不然1V100哥们这条小命可就得交代在那了。”


 


“啧啧啧,”叶修感慨,“经年累月的深仇大恨啊。”他道,捕捉到了对方话里的一个小点:“你们进去微草了?”


 


“是啊。”张佳乐说,回忆起来也有点惊悚的。“我不要再去第二次了……一片死水,什么都捕捉不到,就像不小心掉进虫洞。”


 


“当年也是辉煌的帝国啊。”叶修道,“盛极必衰,咱们也得注意点了,别哪天也天降彗星雨把星球砸碎了。”他特别正经地瞅一眼张佳乐:“特别是你。”


 


“滚滚滚。”张佳乐不和他一般见识,“报告完了,我回去歇着了。一路顺风啊。”


 


“必须的。”叶修冲他挥挥帽子。


 


 


03


 


“都怪你嘴贱吧!”魏琛骂骂咧咧地在罗盘旁液晶屏上输入数字,“说什么靠近些也不会被发现,这下好了吧,屁股后面一群你解决啊?”话音未落又一阵剧烈颠簸,叶修扶住把手,飞快地在主控器上调出画面观察敌我距离。他们返程的时候路过百花,长途飞行燃油紧张,叶修提出走最近路线而不是像以往一样保持安全距离飞行。这本身是完全无害的——谁知最近他们颇受爱戴的舰队指挥被联盟挖角,星球上下舆情激愤,前不久更是主动撕毁了同盟友好协定,举星系之力要求以叛国罪逮捕张佳乐。


 


叶修显然也没料到原本性情温和的百花会突然变得如此狂躁,战略失误有些应对不及,转而想到出发前遇到罪魁祸首时他说的话。“更换出口坐标点!”他突然说,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输入,接收到信息的方锐惊讶地回头看了他一眼。“舰长你要死?”“先进去了再说,”叶修瞅着护盾不断下降的防御数值,“放心,死不了。”


 


兴欣号屁股后面跟着一群疯狂追击的百花舰队,陡然一个曲速——滑进了旁边微草星系的入口。


 


星星湮灭光芒,顿时宇宙陷入一片混沌。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件事?”在一片黑暗中,方锐幽幽地开口。


 


“什么?”苏沐橙利落地清除着通讯频道里来自百花指挥室的吐血咒骂,除此以外一片祥和。舷窗外一片漆黑,露不出一丝星光。


 


方锐顺手打开了手电筒,把自己的下巴往光源上一搁。“微草闹鬼。”


 


旁边罗辑哆嗦了一下。“什、什么鬼?”他不由自主抓住了身边正在对着舷窗外大呼小叫的包荣兴的胳膊。


 


“啧啧啧,年轻人,不知道了吧。”方锐神神在在,“据说很久以前微草还在的时候,如果旅行者在附近星系遇到麻烦,可以发出特定暗号向星球求援。”


 


“后来帝国遭彗星撞击覆灭,有飞船不明情况误入废墟,再次向星球发出那个暗号。”


 


方锐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那艘船后来被找回,飞船毫发无损,船上的人却齐齐消失……”罗辑倒抽一口凉气,“……再也没有被找到。”


 


“不科学啊!”安文逸推了推眼镜,冷静地质疑。“发生那么大的事故,联盟不可能不派人去调查。”


 


“确实去了。”方锐压低声音。“派出去十艘飞船,最后只回来了三艘。”


 


“……发生了什么?”


 


“他们为了弄清第一艘失踪飞船上人员的去向,故意做了一样的事——停在星系废墟的正中,向四围播放高频广播,呼唤着暗号的名字。那三艘回来的船停在最外围接应,没有发信号,不多久就同进入深处的舰队失联。”方锐皱紧眉头,“他们吓坏了,不敢冒进,同总部联系后迅速折返。后来大部队进去星系再次搜索,找了在边缘游离的飞船,打开舱门,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无人驾驶的飞船,等待燃油耗尽,自动跌入宇宙深渊。”


 


“天,这就是……联盟所有航程都要避开微草的原因?”


 


“是啊。”一直没吭声的魏琛重重地啧了口。“这地方……邪门。”他扫视四周,不自觉也学方锐压低声音:“其实这都是那些人自己作的……你们知道他们呼叫的那个信号源是什么吗?”


 


“什么?”罗辑颤抖着声线。


 


魏琛很渗地笑了声。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04


 


“诶诶诶,差不多行了啊,别没事废话多。”舰长及时打破全队冰一样的氛围,方锐不服气,“老叶别告诉我你没听过啊,闹鬼这是事实,事实知不知道?”


 


“闹的是你吧鬼迷神踪大大。”叶修一巴掌糊上去,“少宣传唯心主义价值观啊,我们这边多少小年轻听着呢。”他在前置玻璃上放出地图,行政区划分明,一眼就能看出身处哪一个位置。“我去,”方锐感慨,“这是多少年前的图了?我很确定小时候在地理书上看过。”


 


“我就说联盟该更新换代下次派哪个队过来测一测新的图纸……”叶修咕哝,“废物点心你给我看着点路啊,别没事又撞上哪片残骸了,再折腾就真回不去了。”


 


“好嘞皇上。”方锐回答,抬手打开了照明系统。


 


两束光从兴欣号的武器台下面发出,旋转着照亮四周。安文逸倒抽了口气,“这、这是……”空间中悬浮着各种不知名碎片,它们以缓慢的速度游荡在黑漆漆的星系中,“烦人啊!”掌舵的方锐抱怨,飞船的自动导航系统不断发出调整路线的警报,一会儿左倾一会儿右移,众人在舱内被甩得头晕目眩,舷窗不时地被巨大块状物挡住向外窥探的视线。


 


“这些……是微草四散的残骸?”苏沐橙犹豫地问,她扭过头望向叶修,发现后者正看着窗外发愣。“叶修?”


 


“嗯……是啊。”叶修陡然回话,“之前有被采集回去做过样本,确实与微草星构成相同。”


 


“唉,一代王朝,最后就落得这样个结局。”魏琛感慨。


 


“不好!”就在这时一直盯着主控板的方锐突然叫出声,前置玻璃上的地图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幅实时定位图像,数个红点分散在边境处,正以快得不正常的速度向核心赶来。“百花他娘的胆子大,居然追过来了!”


 


“拉近影像!”叶修沉声指挥,又返身回到主控台旁。调出的画面很快呈现于屏幕,只见他们当家的百花号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后面压着数艘A级战舰。“吃枪药了啊!”方锐大叫,“沐姐姐快开频道,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


 


“你这没骨气的东西!”魏琛骂了他一句,“待会儿被抓住了你领跪!”


 


“跪有用还要枪炮干嘛,”叶修手指飞快敲动,“沐橙,马上给我接于锋。”


 


“……叶神。”三十秒后,前蓝雨号舵手的形象出现在兴欣的大屏幕上。


 


“在百花过得不错啊。”叶修打招呼,手上动作却不停,“怎么想到要跑进来抓我们,忘了当年你们在这片地上吃过的亏了?”


 


“以前是以前,”于锋说,当年百花和微草的帝国之战他没有介入,因而对这句嘲讽并没有太多的感触,“如果联盟来一艘飞船骚扰一下我们边境,下一秒就绕道微草逃之夭夭,我们百花不追,岂不是太窝囊了一点?”


 


“于锋啊,”叶修苦口婆心,“小伙子,不要意气用事,想想你老东家蓝雨,想想你们老队长。如果是他带队,会采取这么粗暴又不讨好的办法吗?”他摊手:“我们只是借个道,真的没想把你们怎样。”


 


“……”于锋无语了一会儿,“那我怎么看到你们已经把炮竖起来了?”


 


叶修啪嗒一下关掉了通讯。“靠,暴露了。”周围人都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目光望着他,“你真想和他们正面杠?”方锐不可置信,“1V10,杠百花?我还想活着回去娶媳妇儿呢,你别坑我?”


 


叶修用手指关节敲着显示屏。“看看这里,”他道,伸手把指着的那片目标区域拉近,放大。“看见这片碎屑了吗?开过去,躲起来。”


 


“然后呢?”方锐瞪着眼睛。


 


叶修正欲开口,旁边一直在搜索信号的苏沐橙小声地啊了一声。“怎么了?”他问,通讯官仿佛不敢相信地回头。


 


“在前面。”苏沐橙指着屏幕,睁大眼睛又确认了遍。“废墟深处,捕捉到一个信号源。”


 


叶修的手顿在屏幕上。一刹那,船舱内鸦雀无声,只剩下彼此面面相觑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声音。方锐目瞪口呆,一时间忘了开口,魏琛伸手在裤兜里摸了又摸,最后拿出来个扁的烟盒。


 


“妈的。”他骂了一句。


 


叶修慢慢松开手指,“大副,”他叫,方锐回过神看他,“按照原计划执行。”方锐一声不吭,闷头就去调转方向了。他把头转向美貌的通讯官:“沐橙。”


 


“把通讯接到我这里来。”他沉着地说。


 


 


05


 


“你信不信我敢发信号。”叶修说,于锋的形象再度出现在屏幕,这位昔日风格狂野的蓝雨攻击手罕见地露出犹豫神情。“你说什么?”他又问了一遍,频道那头一阵骚动。叶修淡定地坐在舰长椅上:“我说你再进一步,我就给微草发信号了。”


 


“微草早就死了。”于锋掷地有声。


 


“这可说不准……”叶修干脆翘起了二郎腿,悠哉悠哉地坐在原地。“不瞒你说,两分钟前沐橙从废墟深处探测出了一个信号源,你说这荒郊野岭的,除了你我没事找事,还有谁会在里面?”他笑,“几百年前的孤魂野鬼。”


 


“你不要唬我,”于锋谨慎地说,“把信号位发过来。”


 


“发就发。”叶修说,苏沐橙迅速地传送截图,那头百花指挥官身影僵硬了几秒,“这……”他瞪着眼睛,“不可能!”


 


“事实就在你眼前。”叶修说。“叶神,”于锋此时也很无奈,“你不要骗我。”


 


“我给你十秒钟时间。”叶修把话筒头拨了过来,“十秒,你们从微草地界消失,大家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他道,“十。”


 


“发信号倒霉的是你。”于锋冷静判断,“当年远离中心的三艘飞船可是成功逃脱的了。”


 


“呵呵,”叶修笑,“你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百花号上。仇恨谁拉得多?”他盯着屏幕,“六,五,四……”


 


“你!”于锋恼,“行了行了,别数了,我们走——”


 


话音未落,突然从百花号后面闪出一道激光,这一攻击太过突然谁也没有预料到,前面兴欣尚在飞行中,猝不及防侧翼被打了个正着。“妈的!”方锐大叫,“他们看穿你了老叶,快跑!”


 


“于锋你小子不够意思啊!”叶修对着屏幕上的人脸奚落,对方看起来好像也十分震惊,转头连问是谁开的火。百花由于这突如其来的一次进攻得手整体收缩阵形,攻击接上持续往前追来,“差点又被你骗了,”于锋感慨,“叶神你就别挣扎了,快点投降让彼此都省点火……”


 


“我操老夫跟他们拼了!”魏琛撸起袖子跑到旁边操作区,“包子一起上!”


 


“于锋。”叶修却突然叫,他看起来非常笃定,船身东摇西晃,他却依然端坐其中。“看来今天是要给你们上上课了。”


 


他抬手在主控器上点了两下,握住麦克风。飞船的正前方直指深不见底宇宙漩涡,他眸色深重,轻轻吹了吹面前的小话筒。


 


“兴欣号,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


 


宇宙寂静无声。


 


 


06


 


他又说了遍,嘴唇靠近话筒,清晰而缓慢地重复,等待声音被解码,变得无数的数字符号透过船身向废墟深处广播。“兴欣号,坐标54-97-89-76,呼叫‘王不留行’。”他把头抬起来,发现周围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在看他,似乎在看一个仿佛不要命的人的嘴脸。屏幕上于锋嘴张了又合,“得,”他仿佛心悦诚服,“我服。”


 


百花的攻击停止了。“他们在拉开,”唐柔一边观察一边发来报告,“像是打算撤退?”


 


“别急。”叶修低声说了句。他仿佛不嫌事大,再次握住麦克风,目光威慑地盯着屏幕。“百花号,坐标10-23-74-28,同样呼叫‘王不留行’。”


 


“妈的!”这次换屏幕上于锋爆粗了。他深深地看了叶修一眼,“我们撤!”


 


叶修不理他,仍然悠悠地继续重复。“百花号,坐标10-23-74-28,同样呼叫‘王不留行’……”“他们离开了。”唐柔实时汇报,“真的走了,十一艘船,先后曲速。”


 


“干得漂亮!”魏琛上来一把他手上的麦克风,“这招虚晃一枪,还是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用起来最老辣!”他小心翼翼往前凑一眼:“你没真发出去吧?”


 


叶修淡定地看着他。


 


魏琛果断扭头:“方锐开曲速快跑!”


 


“你妹啊老魏,”方锐手速猛飙,明显正四处躲避空中杂物,“刚刚百花那一下正好砸中离合器了,罗辑包子跑去修,来不及……”


 


“怕什么。”叶修开口,“不就是个外星人吗,哥几个跑星际这么些年长什么样的没见过?”他把麦克风抢回来拿在手上把玩,“当年一定是有什么意外,微草是比较友好的种族,外形酷似人类,也没听说有什么特别惊怖的进化功能……”


 


他笑了笑。“说不定还长得挺可爱。”


 


魏琛很无语:“我说老叶你脑子里成天都在想些什么……”


 


“收到回声。”苏沐橙的声音突然冰冷地响起,“一分二十秒前发出信号,收到回声。”


 


魏琛悬在空中的手突然顿住了。


 


“正在转码,”女孩子清脆的声音回荡在舱中,“还有十五秒。”


 


叶修手指不自觉抓住桌沿。他转了转头,只见舱内各人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屏住呼吸紧张地抽动手指,只盯着苏沐橙。


 


女孩子冷静自制,只有叶修看到她的嘴唇在微微发抖。“九,八,七……”


 


六。


 


五。


 


四。


 


她的声音突然如录音带卡盘,就这么顿住了。与此同时,兴欣号主操作室里响起一阵剧烈的电波杂音,尖锐而混乱,像无数的针扎进角角落落的每一丝空气。“喂?”叶修对着话筒说了声,仿佛忘记了此时并非即时通话。十几秒后,杂音停止,一片空白。


 


叶修握紧通讯设备。“‘王不留行’?”他试探性地问了句。


 


好像谁都还没准备好,下一秒,一个清冷的男声在室内凭空响起,带着长途运送信号的失真,语句短促却有些微妙的破碎。叶修觉得他心脏猛地漏跳一拍。


 


“‘王不留行’收到。”


 






TBC





but i cant complain

绝对不要变成被剥削的人

所以最后都得靠自己 要争口气

聪明点聪明点啊新的一年

天唱魔音:

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

前者,实力不需炒作;后者,前进不需掌声。

【奈因】10cm的勇气♥|演艺圈paro|R15慢热瞩目

Point 01 请戳 http://summer-auking.lofter.com/post/1cfb3527_5d9e2c0

新一集伊总隔空看斯雷因萌哭☆
ooc和龙套求不介意w

‖‖‖‖‖‖‖‖‖‖‖‖‖‖‖‖‖‖‖‖‖‖‖‖‖‖‖‖‖‖‖‖‖‖ 

10cm的勇气

Point02

“好了!今天的拍摄到此为止!!”

山本光谷满意地看着布景棚中陷入剧情而深情自白的人影,暗自庆幸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去年才刚出道的新人。 

斯雷因.特洛耶特。

这个借助涉世未深的青涩和出类拔萃的容貌在出道之际便获得了不错的人气的新星,之后因aldnoah zero系列中忠诚而默默守护的骑士形象更是在圈内一时间红得发紫。

然而这些都不是打动被称为“鬼才“的山本光谷的根本理由。

一块未经打磨就已经闪闪发光的原石,在铸造者的心中便是无法替代的美好和希望。再经自己之手打磨成钻石难道不是一次愉悦的体验吗?

“斯雷因进步很大啊,现在拍摄时完全没有去年的紧张和拘谨,表现的非常优秀。”

“谢谢您,山本先生。”刚才微笑着和剧组人员交谈的斯雷因闻言微微欠身,“多谢您的指导,我一定会继续努力的。” 

“哈哈,相信这部《10cm的勇气》一定会即az之后在演艺圈撑起一片天地吧。”山本欣慰地点点头。

和山本还有剧组成员沟通商量了下下次拍摄的时间和地点以及人员调动后,斯雷因返回拍景地帮忙收拾设备。

即使对于一个演员而言这并不是份内之事,但对斯雷因来说能尽自己的力量帮助对自己都很亲切友好的剧组工作人员也算是一种报答吧。

穿上便服后他开始整理拍摄剧目时用的道具, 因连续拍摄而微泛汗水的脸庞流露出认真的神色,彬彬有礼的态度以及举足之间显露出的特殊气质令几个女助手瞬间红了脸。

“斯雷因君真的好帅呢。”

“认真的男孩子超级棒啊。” 

“话说优子要不要试着表白”

“会被拒绝的啦!”

几个女孩子暗自围在一起讨论着近在咫尺的偶像,面露憧憬之色,完全没有在意往这边急速赶来的人影。

“斯...斯雷因!”急速穿过场景地的来者上气不接下气,手中举着的智能手机颤抖着发出微弱的光。 

“怎么了,韵子桑?”从未见过向来端庄的对方如此失态的斯雷因吓了一跳。

“伊奈帆他...伊奈帆他个笨蛋!!”网文韵子喘着气缓过劲来,咬牙切齿地压低声音,手中的手机瞬间凑近斯雷因,近距离页面上头条加粗的红色字体亮的斯雷因有些头疼: 

『界冢伊奈帆大胆表白?!!斯雷因.特洛耶特是个很可爱的人!!!』

“......诶?” 

“今天az记者会上伊奈帆对记者问题的回答。”网文韵头疼地叹了口气“因为要在这里拍新剧我和你才会缺席的,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刚才瑟拉姆打电话给我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 

仿佛现在才反应过来标题的意思,斯雷因面色发烫而泛红,翡翠色的眸子里溢满了困惑和紧张,一边阅读描述浮夸的报道一边安抚“会不会只是娱乐炒作?”

“本人亲口说的。当初拍az的时候他也总是在休息时侯暗地里借着前辈的身份来欺负你。斯雷因,你虽然不说,但我都看在眼里。”韵子同情地看了眼因这话而僵硬的斯雷因,“说这种话会带来多少影响他难道不知道吗,既然这样只好打个电话问个清楚了。”

说罢在斯雷因未来得及阻止前快速拨号成功。

斯雷因彻底石化。

“你好这里界冢。” 

“伊奈帆,你没想过发布会上的话会给斯雷因带来多大的影响吗。”韵子直话直说。

“斯雷因在旁边吗。”电话里的男声气息沉稳地未受一丝动摇。

网文韵子无视旁边拼命摇头的斯雷因。 “我们这里刚结束拍摄,斯雷因现在就在我旁边。”

“把手机给他。” 

“先给个解释啊伊奈帆你知道...” 

“我会给他一个解释的。”

“......”韵子无言,虽然她和伊奈帆是自幼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但有时还是无法猜透对方的心思。

“界冢前辈.....”斯雷因接过韵子递来的手机小心翼翼地向被他一直视为目标模范的界冢伊奈帆问好。虽然看似万年冰山的前辈意外的经常喜欢捉弄自己,但在彼此的合作间真的给了初入演艺圈有许多地方不懂的自己很多的帮助和指导。

说不定是个玩笑呢,毕竟马上就要愚人节了。他在心里安慰自己。 

“斯雷因......一直善良而认真的人你会觉得可爱吗”

“会......的吧”

“那么我就是这样看待你的。”开门见山打直球,对方的声线还是万年冷冰冰的让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斯雷因在一瞬间似乎听出了点愉悦。

“媒体想必夸大其词了吧,自己清楚保持沉默就可以了。”伊奈帆温柔地安抚着受惊的后辈。 

“好......”就这样被前辈说服的斯雷因点点头,没有察觉到一丝不妥。“参加今天发布会界冢前辈辛苦了,请替我向公主问好。” 

“你们也是。”对方答道。 

他正准备挂电话时又听到对方的话语。

“还有,叫我伊奈帆就可以了。”

 

‖下节待续‖ 




【奈因】10cm的勇气♥|演艺圈paro|R15慢热瞩目

入驻lofter☆

弱弱的求各种勾搭各种罩w

很喜欢奈因可是官方大坑于是自己来hshs

题目没半毛钱关系系列,设定伊总比斯雷因大一岁的娱乐圈前辈设定,可能各种ooc求不虐。

不介意的继续往下w

最后这里炎音,才不是喜欢苹果糖的傲娇呢哼。

‖‖‖‖‖‖‖‖‖‖‖‖‖‖‖‖‖‖‖‖‖‖‖‖‖‖‖‖‖‖‖

☆10cm的勇气 ★

Point 01

“那么伊奈帆桑,你对斯雷因究竟---”

快门声从主角进入会场时就开始持续不断,高频度的闪光灯曝光更是有着要将主角的面部表情丝毫不差的记录下来的势头。

艾瑟依拉姆手腕界冢伊奈帆走向发布会的舞台。无懈可击的笑容和得体的举止让众人一片倾倒。伊奈帆绅士地为她拉开座位,待其落座后才坐下。

主持人的声音同时响起,“aldnoah zero剧场版的记者发布会现在开始!!!”

你一定会对此摸不着头脑,在此请珍重允许旁白君来介绍一下故事背景。

于暑假期间正式开播的电视剧aldnoah·zero在圆满地播放两季获得爆棚的收视率和赞誉声之后,迎来了剧场版制作的新计划。

这是娱乐圈两大龙头薇瑟影视和伊氏公司围绕aldnoah zero系列展开的第三次合作。在新年初期公布剧场版计划引起轩然大波后首次开展关于新计划的记者会。

出人意料的却是出席本次发布会的只有男主之一,因高深演技和剧中剧外一直面不改色的沉稳而被粉丝爱称为伊总的巨星界冢伊奈帆以及剧中饰演公主同时也是原作作者的国民女神艾瑟依拉姆.薇瑟.艾莉欧斯亚以及导演某君。

男主之一的薇瑟新星斯雷因·特洛耶特因档期冲突缺席。

介绍完到场剧组人员后作者瑟拉姆对于剧场版做了故作神秘的介绍拉高众人的好奇度后,进入提问环节。

“对于aldnoah zero此次剧场版的pv先行图的内容大家都非常感兴趣呢,第二季的结局对于伊总和斯雷因的对手戏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一开始的规规矩矩的常规问题”这次发布会伊奈帆先生对于剧场版的剧情能否稍做透露?”

“剧场版中的地球军也会继续保卫世界和平,“界冢伊奈帆面露认真”对于伊奈帆这个角色我也会尽力去演绎出最让大家满意的形象。”

“作为公主,一定会让这个剧场版变成大家闪闪发光的舞台哦!”女神气息全开的瑟拉姆在旁边微笑着补充。

没得到想要答案的记者悻悻而又一脸被治愈表情地坐下,下一位提问继续。

“剧场版中公主和伊总之间会有什么惊人的发展吗?”

“这个嘛,只能说伊奈帆桑对于公主而言是不输于骑士的重要的朋友哦。”

“对于曾经和地球为敌的斯雷因伯爵会有怎样的处理方法呢”

“大家还是不要太欺负特洛耶特后辈吧。剧中会好好的继续和我合作。”

提问继续

“请问一下伊奈帆先生”得到提问权的年轻女记者的声音因激动而转调,“日常生活中你对斯雷因·特洛耶特先生的看法如何?”

“......”

即使正剧主打模糊虐心而又治愈的伊公主恋,aldnoah zero播出后仍有许多人对双男主之间时而朦胧默契时而又敌对的关系感到萌感爆棚。

官方以及主演都未曾对此给予回应,给予观众以更大的朦胧感。 然而就算如此,在发布会上,这样偏离了主题而带有窥见私人情感的问题也处于禁区范围内。

周遭的窃窃私语令记者涨红了脸,看到远处往这边赶来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后更加紧张,一脸不知所措地望向舞台中央的沉默的塚界伊奈帆。

问题本身已不再是焦点,在场的所有记者都等待着看这场突入的笑话。

气氛陷入尴尬, 一旁的瑟拉姆连忙笑着圆场,让无措的记者坐下后神色自然地开着玩笑“伊奈帆桑对于这种问题当然.....”

“作为剧组的一员,斯雷因.特洛耶特的表现想必大家都看在眼里。”界冢伊奈帆突然开口打断了瑟拉姆未说完的话,神色淡漠地丢出足以引起腥风暴雨的炸弹。

“就我个人而言,今天有事缺席的特洛耶特后辈还是个很可爱的人。”

提问环节继续,再无刁钻奇怪的问题。艾瑟依拉姆全程微笑着回答到最后,另一位到场主角至此再无一句发言。

‖下节待续‖